Dragon
弥雅弥雅  2021-07-02 16:06 深云太熹中文网 隐藏边栏 |   2 条评论  12 
文章评分 4 次,平均分 4.8

2004 年江苏大学

我喜欢冬天的风。

即使深夜,那西风怒吼总是歇斯底里,明日早晨,窗上冰花悦目,这怎么也不能错失。

理所当然,我也喜欢冬天的雪!

斯雪有时就是那小家碧玉,莲步曳曳,恐见生人般诺诺羞涩。还有时呢,就是女皇,蕾花裙在摇摆,挥挥手……那一片冰晶雅致!

喏,斯雪总是有种透不清的魅力。

不用潜移默化,无需按部就班,那云中精灵,在风喧腾下,飘飘洒洒,有调皮的就追随着风在半空婆娑萦绕!

什么是魅力,以上都不是——山有仙则名,水有龙则灵。而斯雪,有莹白晶絮,素扮江河,梳妆山野,甚为乐乎!

是的,有风有雪,还有我这时的懒散。

在冬天,我脑海总有“臃肿”挥之不去。有时只有在风中才能发现,思绪在极远地方飘荡,斯雪中才有体会到那一份冰冷中溢藏温柔。抛去这些,人最重要的是生命,因为生命才是人最廉价也是最奢侈的基础,在这基础上灵魂是独一无二。

在冬天,看着斯雪,我们可以是观众,也可以是角色儿。

至少看着斯雪,会有种来自灵魂最底层共鸣——纯洁!

有时我都认为斯雪就是种别样情怀,她诱使着我们内心的爱,这真的是爱吗?

早晨窗户外。

银装素裹,老枝枯藤玉衣裳,麦秀径埂披巾纱。

穿好衣服,踏雪寻着那青砖板道,一步一个脚印,置身这天地间——蔚蓝天空下,是斯雪水晶世界!

来到小河旁,欣赏对岸绿竹穿婚纱,在缕缕带着雪味道的风中,摆首点摇。

可能是自己眼睛问题,看这些久了,有种淡淡恍惚感觉。

也许老人说的对——缘分总是在不经意间待在身边,继而被发现。

而这恍惚间缘分,并不是“在水一方所谓那伊人”,却是眼下这并不知名河流。

本不宽的河,似乎积堆着满满白雪。

瞧,在积雪中可以看到一股流水淌隙,它们在欢快走着、小跑着。似乎在用原没有的淙淙声,表达着对斯雪爱慕之意。好似在斯雪怀里撒着娇,或聆听着什么……

没多久,有几孩童,欢蹦在我旁边雪地里,玩起打雪仗,还有堆雪人。

孩童天真笑声,仿佛风中银铃——叮叮当。

叮叮当,叮叮当!

载着这份情愫,风不再是寒冷,有如青涩少女,含羞遮面走向天际。

我此刻在享受着,享受着心底逐渐涌现出的欢乐愉悦!

亮了,敞亮了,有点明白了禅中所说——看山是山,看山不是山,看山还是山!

不知是风传达这孩童天真烂漫,还是她感知了我越欲明亮的心。

斯雪,斯雪牵着风来到了!

来到了,来到了!

这是优雅,也可以是潇洒。不说“轻轻的我来了”,却可说——一点一絮玉无暇!

嗯?没多时,斯雪脚步显得沉重起来,那份冰冷消融在脸上,壮出寒冷无限,只是……孩童已归家,看着他们堆在那的雪人儿,似乎就是我!

于是乎,我展开双手,想把纷纷扬扬的雪拥进怀里,可总是徒劳无功!

听,风弹奏了。

看,雪跳舞了。

霎时,斯雪步伐轻快,犹如仙子,不——她,本是仙子!

这是场恢宏演出。

此时我所能做的,只能是用虔诚心观赏这些,置身雪的世界里,随着斯雪起舞。

扬扬洒洒,约莫一刻钟只剩点点絮絮,斯雪慢慢又归去,去往天边那远方的家!

拍拍衣服,掸去余雪,抚着门前月季上的积絮,走回屋里,清沏杯热茶。

借桌上茶杯旁钢笔记下了这些——斯雪!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2人已赞赏

  • 深云太熹

    深云太熹: 测试

    ¥ 2.00
  • 深云太熹

    深云太熹: 好美的一场雪

    ¥ 2.00
弥雅给弥雅打赏
×
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
  • 2
  • 5
  • 15
  • 20
  • 25
2
支付
  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深云太熹中文网立场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弥雅
弥雅 关注:2    粉丝:2 最后编辑于:2021-07-11
息壤专栏签约作者(红尘客栈);六边形专职打杂数十年。

发表评论

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

  1. 凤凰传竒
    凤凰传竒 来自天朝的朋友 谷歌浏览器 78.0.3904.108  Android 8.1.0 OPPO R11 Plus Build/OPM1.171019.011

    江苏有这么美的雪?有点小向往

    • 弥雅
      弥雅 认证作者 来自天朝的朋友 谷歌浏览器 85.0.4183.121 Windows 10

      @凤凰传竒有的,很多年前的江苏下起雪来也不小。不过最近些年看新闻和天气预报啥的,江苏的雪似乎没有那时候大了。雪嘛,雪不大,观赏性自然会那么打点折扣的。现在看雪的话,建议还是往北边儿去吧,例如哈尔滨。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