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ragon
弥雅弥雅  2021-07-02 19:59 深云太熹中文网 隐藏边栏 |   抢沙发  13 
文章评分 7 次,平均分 4.9

汉服美女撑伞

昨天一同袍友人在微信上推了篇文章给我,文章主要是说棒子说我们的汉服是他们的,以及抄袭等。看样子棒子们碰瓷我们的传统文化已然慢慢变成了一种习惯。端午节、汉字、汉服,未来说不定还有很多很多,感觉棒子们有点乐此不疲啊。

同袍友人有点不解的说,“棒子们老是想把我们的东西占为己有,很可恶,”

我这么回答的:“棒子们其实挺悲哀的,因为他们与生俱来带有悲哀。悲哀嘛,引起自卑、自负等等,这很正常的。你看嘛,棒子三次异宗。”

“其实现在的棒子就是无根之萍,上不接天,下不着地。所以他们在不断找文化归属,不断碰瓷我们,似乎就不是意料之外了。”

“当然,站在生意人的角度,若是碰瓷成功,就意味着棒子们又一个文产开始产生源源不断财富,毕竟整个棒子国的市场就那么大,要是不能做大和向外不断扩张,那么就要在自己身上,不断做多元内需,若是两者兼具就更好。”

然后同袍友人稍稍一想,表示好像确实是这样的。

其实当天晚上在 B 站看到一些视频后,我竟然想到了一些自己和汉服的事。

说起来第一次对汉服产生兴趣,还是在一场白事上。因为看见寿衣顿时就起了兴趣,后来就特地找到制作的那家裁缝铺子,接着慢慢就爱上汉服。或许这是我和别的同袍兴趣起源的不同之处吧。

其实说到汉服圈,十几年下来,这个圈子发生的事,不管有没有亲历,都历历在目,这得感谢互联网。

其实汉服圈子发展到现在真的不容易。因为早期的我们基本就是纯为兴趣,放现在就是“为爱发电”,后来提出了“汉服文化”。是的,汉服文化这个点很重要,因为汉服圈真正的起步发展就是从这点开始。那时同袍们大部分交流是在 QQ 群和百度贴吧汉服吧。

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萌新,自己用床单或窗帘做汉服,而且还很自豪的自己的穿了,然后拍个照在网上分享。

我的第一件汉服是纸的;第二件是给妹妹洋娃娃做的,料子是家里的破旧衣服;第三件是用旧床单做的,可惜没成功;差不多是第七件还是第八件才成功,料子是的确良,交领,给妹妹的。

在自己做的时候,一开始比较在意工艺。从是纯手缝,简单拼缝。后来在两姐夫帮助下,学会了使用服装厂的大机,然后在工艺上加入了滚边、包边,在面料上尝试了化纤、纯麻、丝麻混合、真丝、雪纺,面料上最大胆偿视就是用丝袜的料做里衣。

说到形制,其实从始至今,我都没太在意。或许是接触的早,没受到后来的影楼风、仙侠风等因素影响,所以一直没怀疑过自己做的和穿的是不是汉服。

一直到 2019 年,这一年对汉服发展可以说很重要的一年。汉服圈在不断急速扩张的同时,也再不断的破圈。

说实话,这时我已经不穿汉服有四五年。不做汉服不穿汉服,不代表我不关心汉服。

有人问过我,说你既然喜欢汉服,为什么现在不穿汉服了呢?

我的回答是我爷爷老早说过的一句话:文以塑心,裳以正形。

虽然这几年我不做不穿汉服,并不代表我不爱汉服,因为一切在心里。而且我还经常和同袍友人交流关于汉服圈发生的一些有意思的事情。

话说转过来,现代汉服需要创新吗?答案是需要。

现代汉服需要守陈吗?答案是需要。

那么为什么各种风和各种形制党冲了呢?

我的总结是:未来的汉服是什么样子的呢?守住形制的就是汉服,那么创新是在守住形制的基础上发生,只要不破坏形制那么还是汉服,破坏了那就是属于衍生嘛。这个有毛病吗?我个人认为这是没毛病的。

2017 年我一同袍友人结婚,夫妻俩都喜爱汉服。你们能想象到新娘汉服婚服上两只 holley kitty,衽和袖口有蕾丝。或许你会奇怪,但我不奇怪,因为形制没问题,只是别人喜欢各种绣花或纹案,她换成了 holley kitty,加上点不破坏形制的蕾丝元素,你说这是汉服吗?

2014 年的时候我帮海外一位友人做了两身汉服,都是曲裾,其中一身是单的。不过 2018 年开始我在网上有看到言论说曲裾不是汉服。说实话,当时我迷茫了,是自 12 岁喜欢汉服以来第一次迷茫。

然后我查阅了大量资料,但最后帮我解决迷茫的是当时那外国友人,她是这么说的,“这是你们国家的吧,这是汉族的吧,这是自古就有的吧,而且历史悠久。那么为什么因为是不是正统而怀疑自己所喜欢的呢?若不是正统,难道你会自此不再喜爱汉服?”

2008 到 2014 年,通过一些信息平台有看到因为穿汉服被各种误解。当时网上不少同袍据理力争,勇于发表自己的意见。或许这就是 2019 年汉服屡屡破圈的诱因之一吧。

当然 2019 年汉服屡屡破圈的原因其实很多,准确的说应该是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矛盾,在这一年被彻底捅破了。

在 2020 的今年,前几天在 B 站看在有个视频说形制胜,我开心了。

所以这里还是要谢谢那些放火和拱火的商家。因为这把火,相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,像形制、山与正、无用论等等之争会暂时的偃旗息鼓。相信未来的一段时间里,汉服会得到更快更稳健的发展。

现在回想种种,我真心的感谢汉服和汉服圈,因为那些年的去了解和交流,虽很多是以“汉服文化”之名,但的确对我人生起到了很多影响。

不知道有没有因为汉服所以了解或喜爱上民乐、民舞、书画、诗词歌赋的同袍。而我因为汉服喜爱上了民乐、毛笔字、阅读诗词古籍。

之所以在这里再次说“汉服文化”,因为这是现代汉服发展的一张绝对王牌。也是因为这,汉服圈的发展带动了汉服商业化的整个进程。

若是说 2019 年是汉服破圈和大发展的元年,那么 2020 年就是汉服商业整生态雏形真正建备的一年,说是汉服大商业元年,这也不过分。或许这才是棒子碰瓷汉服的真正原因吧。

最后用两句话来结尾吧: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;文以塑心,裳以正形。

原作创作于 2020 年 11 月 10 日,次日发表于 B 站,现修整后发于息壤文学。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
弥雅给弥雅打赏
×
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
  • 2
  • 5
  • 15
  • 20
  • 25
2
支付
  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深云太熹中文网立场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弥雅
弥雅 关注:2    粉丝:2
息壤专栏签约作者(红尘客栈);六边形专职打杂数十年。

发表评论

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